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病嬌相公農家妻

更新時間:2019-06-17 12:18:19

病嬌相公農家妻 連載中

病嬌相公農家妻

來源:追書云作者:竹苓分類:言情主角:顧小滿陸謹之

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病嬌相公農家妻》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作者竹苓寫的一本古代虐情風格的小說,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,比較不錯,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。農家如此多嬌,引無數奇葩競折腰。顧小滿睜眼看著這一群牛鬼蛇神,驀然冷笑。來一個打一個,來一雙虐一雙,勢要在這鳥不拉屎的窮山溝里闖出一片天。不過等等,便宜相公不是個病秧子嗎?你爬床做什么?下去啊!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顧小滿看著陸謹之近在咫尺的一張臉,心中只有歡喜,哪里會有什么懼怕?

她雖不知道陸家在來清河屯之前經歷了一些什么,可她無比確定,眼前的這個男人,是她前世今生窮盡所有也想要相守在一起的人。

無論他是誰,無論他經歷了什么,只要他們還能夠相逢,她便已經覺得是難得的幸運。

她看著陸謹之的眼睛,將手放進了他的掌心中,笑道:“我在家里也一直是被人嫌棄的,如此看來,你我倒也般配。”

“好一個般配,你我自此……咳咳咳……”陸謹之話還沒有說完,便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顧小滿瞧著被褥上的點點猩紅,立馬緊張起來。

陸謹之緊緊抓著她的手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袁嬤嬤打外頭沖進來只看了一眼,便紅了眼睛。

她拉住顧小滿的手,有些絕望地嘆了口氣:“咱們謹哥兒的藥已經都用盡了。”

“什么叫做用盡了?”顧小滿皺眉,“他也不是病了一天兩天了,怎么會沒有準備好藥?”

“小滿你不知道,陸家的那幾個都盼著咱們謹哥兒死了才好,說是沖喜,可其實也不過是為了堵住外人的嘴罷了。”袁嬤嬤緊緊地抓著顧小滿的衣袖,“謹哥兒的藥昨兒就是最后一副了,如今分了家……咱們就更沒有銀子去拿藥了。小滿,我這話倒不是怪你分了這個家,便是不分家那邊也不打算再出錢拿藥了。終究是我們拖累了你。”

“我會想辦法的。”顧小滿深吸一口氣,問清了陸謹之往常用藥后便走了出去。

周雪梅快步追了上來,拉住她說道:“嫂嫂你等等,現在天都快黑了,你自己一個人去鎮上太危險了,我和哥哥跟你一起,他會趕車,也能快一些。”

一行三人趕到藥鋪的時候,小伙計正將最后一塊門板安上,周宏海上前一把撐住,便將那個小伙計嚇得打了個哆嗦。

“這位小哥兒家里有病人急等著用藥,還請您通融一下。”顧小滿打周宏海身后上前來,往小伙計手里塞了一個銅板。

聽到顧小滿是來給陸家三郎拿藥,那伙計便忍不住皺眉打量了顧小滿一會兒,有些不可思議地問了一句:“那哥兒還沒斷氣呢?”

“你怎么說話呢?”周宏海頓時黑了臉,沖著小伙計就舉起了拳頭。

顧小滿臉色也有些難看,卻還是耐著性子問了一句:“小哥兒這話是怎么說的?你們開藥鋪的怎么好開口閉口就咒人死?生意也不是這么做的吧?”

小伙計滿臉惶恐,說話顛三倒四,好一會兒顧小滿才弄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往常來給陸謹之拿藥的一向是陸隨元,上回來的時候,陸隨元說什么家里頭已經打算放棄救治陸謹之,希望他能夠走得好一些,這便在藥里頭多加了兩味,算起來,這幅藥喝完,人也就該去了。

周宏海兄妹倆聽完頓時都按捺不住,一副要回去找陸隨元拼命的樣子。

反倒是顧小滿一手一個拉住他們,只問了一句:“可有什么辦法救他?”

“這我可不清楚,我就是個小伙計,開方子的活那都是咱們回春堂的老師傅徐大夫的事兒。”小伙計指了指后頭,“這個時候老師傅都該休息了。”

顧小滿看了周宏海一眼,便徑直闖了進去。

小伙計在后頭連連叫喚,顧小滿也顧不得了。

闖進了回春堂的后院,顧小滿便瞧見一個花白了胡子的老人坐在藥圃前頭侍弄著草藥,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。

“您是徐大夫?”顧小滿問。

老頭吹胡子瞪眼瞥了顧小滿一眼,語氣不善地問:“你這樣不知禮數闖進來,家里是有什么要死的病人了不成?”

“請徐大夫救命!”顧小滿立馬跪了下去,快速地將陸謹之的狀況同他描述了一番。

徐大夫皺眉:“你說的是清河屯陸家的那個三郎?”

“是。”顧小滿點頭。

“他想要活命?”徐大夫冷哼,“上回還要求死,這回又要求生,你們當我這兒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徐大夫,您是醫者,怎能眼睜睜瞧著一個病人死去?陸謹之從未求死,不過是被人所害,還望徐大夫施以援手。”顧小滿俯身大拜,再抬頭頭便將脖子上掛著的一枚吊墜遞了過去。

這是她身上看起來唯一值錢的東西,雖然她并不清楚這東西究竟是什么時候在自己身上的,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徐大夫見到那枚吊墜后二話不說,拿起藥箱就往外走。

顧小滿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連忙追上去接過徐大夫的藥箱,指著外頭的馬車說道:“徐大夫,這是我們趕得車,您先上去。”

徐大夫點頭,上了車便開始催促周宏海。

他們回到清河屯的時候天已經擦了黑,徐大夫奇怪地看著他們將車停在西山腳下,驀地松了口氣。

“你們既然已經搬到了這兒,想來已經跟那兩口子沒有關系了,你男人死不了,你不必總是哭喪著一張臉了。”徐大夫抻了抻身子,沖著后山努了努嘴,問道,“可有什么野味?”

“只要能治好陸謹之,您想吃什么野味我都給您找來。”顧小滿盯著他說道。

徐大夫撇嘴:“你這丫頭說話也忒不實誠,我這么大年紀晚飯還沒有吃就來給你男人瞧病,難道你請我吃碗飯不應該嗎?”

“您還是先去瞧病吧。”顧小滿沒好氣地催促。

袁嬤嬤聽著動靜,紅著眼出來哭訴:“小滿,謹之快要不行了!”

這一次倒是不用顧小滿催促,徐大夫便急忙進了屋子。

片刻后,徐大夫便列了一張單子,要周宏海回去拿藥,他屏退了眾人,說是要為陸謹之施針。

等待實在太過漫長,顧小滿在院子里頭轉悠過來又轉悠過去,終是忍不住上了山。

沒有人知道,在聽說西山上頭有野獸的時候,顧小滿心里多興奮,那些旁人眼里唯恐逃之不及的禍害,放在她眼里可全都是白花花的銀子。

小說《病嬌相公農家妻》 第10章:同心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搞笑小說
  2. 幻想小說
  3. 娛樂圈小說
  4. 穿越種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真人游戏迅雷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