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職場 > 寶貝在上:總裁爹地請走開

更新時間:2019-05-09 18:14:27

寶貝在上:總裁爹地請走開 連載中

寶貝在上:總裁爹地請走開

來源:追書云作者:盛不世分類:職場主角:唐詩薄夜

獨家小說《寶貝在上:總裁爹地請走開》由盛不世最新寫的一本豪門虐情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唐詩薄夜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五年前唐詩遭人陷害,害死了薄夜的孩子,下場是薄夜將她送入監獄,弄得他們唐家家破人亡,而他不知,唐詩也懷著他的孩子。五年后唐詩出獄,薄夜逼近她,“想要你的孩子,就給我過來贖罪!”唐詩笑了笑,“你愛讓他叫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唐詩收拾好自己準備去薄夜的公司,她給自己畫了個淡妝,穿上一件薄風衣外套,踩著小高跟就出門。

出門的時候,唐奕給她打了個電話,“惟惟真的在他手里么?詩詩,你一個人沒事嗎?”

唐詩深呼吸一口氣,風吹來,吹得她頭發飛舞,她說,“我沒事。哥,有事我會隨時給你打電話的,你安心出差。”

唐奕又在那里交代了許多才掛了電話,許久,唐詩抬頭看向馬路,眸中劃過一絲決絕,踩著高跟就這樣攔了輛車,開始前往薄氏集團。

到的時候,唐詩付完錢就下車,這個時候正好是白領上班的時間,公司門口很多人進進出出,見到唐詩下來,都不約而同往她那里看過去。

高挑細長的身材,一身輕薄的風衣外套,隨著動作在晨風中翻飛,陽光下將她婀娜的身姿渡上一層金邊。

走進大門的女人有一張昳麗的臉,尤其是一雙眼睛,如同淬煉的精鋼,又狠又冷。她緊緊抿著薄唇,白皙的臉龐上帶著緊張和冷意,邁著疾步來到前臺。

前臺小姐被她的氣場震得沒有回過神,愣了好久才道,“請問……您,找誰?”

“薄夜。”

她就這樣直呼他們口中那個薄家大少的名字。

前臺愣了愣,“可是小姐……要見薄總,需要預約……”

聽見這段對話,身后有人竊竊私語。

“居然是來找薄少的!”

“噓,小聲點,看她走的這么步步生風的,肯定有后臺!”

“就是!說不定是薄少的秘密情人呢。”

“薄少的秘密情人?薄少最愛的難道不是安小姐嗎?”

安小姐三個字一出,心頭如同利刃割過,唐詩的臉色更慘白了,卻也笑得更加觸目驚心,她說,“報我的名字,薄夜會直接安排見我的。”

前臺正想問,這位小姐這么有底氣,到底是什么人,背后就傳來一道聲音。

“咦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唐詩轉過頭去,正好看見那天開著瑪莎拉蒂和自己打招呼的江歇,他正瞇眼笑著走進來,一雙桃花眼瀲滟無比,看見唐詩站在前臺,就上去打了聲招呼,“喲,來找老夜的吧?”

前臺一看隔壁市的江少都認識這位女士,趕緊放她上去,所有人都震驚了,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居然連江少也認識?

事實上——唐詩走進電梯間對著江歇到了一聲謝,“多謝。”

“倒是不用謝我。”江歇笑著擺擺手,“我也是來找他有事的,不過你先去吧。再說了,這里本來也有唐家的股份,你進自己的公司,不算過分。”

“你倒是把我過去調查的一清二楚。”

唐詩的聲音帶著嘲諷,不知道是在嘲諷江歇,還是在自嘲,“可惜了,終究不是我的了。”

江歇看了眼唐詩,對她說,“五年前你坐牢……真的是薄夜把你送進去的嗎?”

唐詩沒說話,只是淡淡地笑。

可是那笑太疼了,像是現在深淵里的人見不到一丁點的希望。

江歇不再追問,電梯到了二十樓自動打開,兩人一起走出電梯,惹得走廊上的人頻頻注目。

薄夜正好坐在辦公室里等待江歇,見他推門進來的時候,背后還跟著別人,就開口打趣——

“你他娘的,現在來談生意都帶女人?”

只是在看見江歇身后的人的時候,他臉色一下子變了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“好歹也是有唐家的血汗錢在薄氏集團,我怎么不能來?”

唐詩肩膀顫抖,卻努力忍住了,眼睛微紅看著薄夜。

男人坐在辦公室中央,一張妖孽一般的臉,五官深邃,輪廓深刻。他的相貌放眼娛樂圈都少有人可比擬,更何況對于碌碌大眾而言,有多出挑。

這城市,無數女人想爬上他的床。唐詩以為自己是幸運的,曾經是他的妻子——后來才知道,這是她最悲哀的時候。守著一個永遠都不屬于你的男人,原來有這么疼。

江歇見他們情況不對,就主動閃身,干笑著,“呵呵……你們要是有事情還沒解決……那什么,我先給你們讓步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直接一個閃身閃出辦公室,并對著外面守著的秘書跑了個媚眼,“小美人,要不要跟我去喝早茶,你的總裁一時半會不會有事~”

秘書屁顛屁顛被他摟著往外走了,壓根沒想過總裁辦公室里會發生什么事情。

而另一邊,辦公室內,實木門隔絕了外面的一切,裝修尊貴氣派的房間里氣氛一時之間冷至冰點。

唐詩站在那里好久,才抬頭看向薄夜,“很意外我來了是不是?”

薄夜瞇著眼睛挑眉,“我以為你不會來。”

“是啊,我也以為我不會來的。”

唐詩笑了,笑得絕美,“我這輩子都想逃得遠遠的,巴不得不要再遇見你,如今竟然會主動找上門。薄夜,我到底是沒有你狠。”

薄夜聽著這番話,一下子怒意上涌,嘲笑道,“那只能說明,唐詩,你犯賤。”

唐詩,你犯賤。

唐詩沒說話,心頭澀然。

是啊,可不就是她犯賤么。

她咬了咬牙,對著薄夜道,“我是來要回我的兒子的。”

“那也是我的兒子。”

“不,那只是我一個人的兒子!”

唐詩猛地拔高了聲調,“我養他五年!從我坐牢,到現在!”

五年,整整五年,那段暗無天光的日子,要不是她時刻提醒自己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,怕是早晚要死在那牢籠之中。

唐惟就是她的命,是她這輩子的逆鱗!

哪怕是薄夜要跟她搶,她都不會讓步!

薄夜見到唐詩這幅樣子,笑得更愉悅了,“可是你不能改變一個事實,那就是唐惟身上的確有我的血!”

“是嗎……”唐詩笑得淚眼朦朧,“你居然還想認這個兒子?薄大少,你沒事兒吧?你當初不是恨我恨得要死么!你當初不是只要安謐一個人給你生孩子嗎!怎么,一個殺人犯的兒子,你也想要搶走嗎!”

一個殺人犯的兒子!

猜你喜歡

  1. 古言小說
  2. 輪回重生小說
  3. 現代小說
  4. 靈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真人游戏迅雷下载